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dafa888娱乐场 > 高炮连 >

第10节 德国高射炮部队

发布时间:2019-07-01 01:49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加兰德重重地坐下了.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花板发呆.他清楚地知道.英国早在战前就研发喷气式飞机.只是由于缺乏希特勒这样强有力的铁腕人物.加之英国绅士们端着咖啡杯四平八稳迈八字步的习惯作派.进展一直不大.据说迄今为止只造了两架名叫“彗星”的样机.但如果德国把喷气式飞机大规模投入战场的话.英国与美国联手.马上会集中力量发展喷气机.要不了一年半载.他们就会追赶上德国.究竟鹿死谁手还两说呢.

  加兰德反过來一想:也不对呀.鉴于喷气发动机技术的复杂性.就算加上美国与英联邦的全部力量.从研发、完善、试飞、定产到大规模制造.最快也得半年时间.德国完全有可能在这半年当中打败盟国空军.至少扭转当前德国在空战中的颓式.

  加兰德脑海里闪动了一下:面对大半个国土成为废墟的情况.元首仍然像葛郎台一样藏着掖着.口口声声说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.莫非元首别有所想、还有更大的企图.他望了眼元首深不可测的脸.隐隐约约感觉到战争远沒有结束.不由接连打了好几个寒战.

  “将军.你感冒了.”善解人意的冉妮亚从壁柜里拿來元首的皮夹克给他披上.加兰德沒有拒绝也沒有感谢.成了名符其实的衣架子.

  希特勒不紧不慢在房间里踱着步.奇怪地望了眼无知无觉的加兰德上将.毫无绅士风度地在他的衣服口袋..其实是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搜寻了一遍.摸出來一枚芬尼的硬币.放在手里端详着说:“嗯.加兰德将军的意见尽管不合时宜.也算是集思广益.对大家有启示.下面谁讲.”

  一阵难堪的沉寂.空军将帅们瞪着桌面.好像那上面长着莲花;政治局委员们噘着嘴.好像别人欠了他们的钱.所有人在元首看过來时头更低了.鼻子尖直接对着自己的老二.鲍曼干脆偷偷溜之乎也.在卫生间里一蹲就是半天.

  希特勒呆呆站在屋子中央.连同凝重的空气.他很愤怒.却是沉默的愤怒.帝国遭到的打击是前所未有的.当务之急是用一切手段打击敌人.所以大家都赞同加兰德.又不愿意与元首公开叫板.所以只有眼观鼻鼻观心.专心致志与自己的老二交谈.

  希特勒提高了声音:“国难当前.做军人尤其要精诚专心.因闲花贪生.因野草惧死.这样的军人该死.韦斯中将以死谢罪.不成功便成仁.这是真正的军人.而你们呢.连发言都要瞻产顾后.畏葸不前.”

  他将手里的咖啡杯重重地咂到桌子上.滚烫的咖啡飞溅到周围.把好多人的头发梢弄湿了.“冉妮亚.”他喊叫.大家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.继而一脸迷茫:有这么多将帅.怎么也轮不到她呀.难道元首真希望一个未婚先孕的丫头片子带兵打退英美的空袭吗.

  “到.”冉妮亚气吞山河地应声向前跨出一大步.挺胸收腹腆着肚子扬起胳膊潇洒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.胸部的高峰微微颤动着.一副德国版的“穆桂英挂帅”就要上演.

  不料元首气昂昂地说:“把里希特霍芬将军叫來.他是个敢说敢干的人.在座的先生们不说.他会说的.”

  希特勒的激将法起作用了.戈林首先吃不住劲了.他是分管海空军的副统帅.又是副元首.他不下油锅谁下.他不上刀山谁上.戈林把胖嘟嘟的块头挪动到元首面前.一本正经地敬了个抬手礼.向元首请缨.

  元首大喜.连忙问他有什么御敌之策.戈林回答:“我的元首.我认为攘外必先安内.目前最要紧的是确保帝国上空.为此.我的办法是把战线的战斗机全部抽调回來.组成一支强大的国土防空军.一举打垮敌人的进攻.”

  元首失望地睇了他一眼.原以为他的副统帅会有什么锦囊妙计呢.沒想到他提了这么个不入流的建议.不过他还是装做有兴趣的样子问道:“好.我看行.说说具体计划.”

  戈林像八辈子才受到一回表扬的差生一样.扬了扬头发.轻描淡写地讲起來:“东线架战斗机太奢侈了.留下500架对斯大林狗撵下坡狼.其余调回來;挪威的飞行员们整天逛商店逛公园.调回來500架;中东放500架战斗机干什么嘛.对付那些戴白帽子的恐怖组织用得着飞机吗.把飞机全部调回來.再派过去500名狙击手.对准白帽子一枪一个穿冰糖葫芦.还有西北非.哎.里希特特霍芬不是当法属西非航空队司令吗.元首叫他來干什么.”

  希特勒让他的接班人坐下來.眼睛东瞅瞅西望望.最后停留在两鬓白发的高炮部队司令身上.

  卡姆胡贝尔上将困难地站起來.先从口袋里掏出清凉油用食指蘸了点涂抹在太阳穴上.再掏出一只扁平的小铝壶放嘴里呷了一口中.一股酒香溢满房间.接着响起了一阵咽唾沫的合唱.在成功地吊起大家的胃口以后粗声粗气地喊道:“我有个主意.不知道当讲不当讲.”

  希特勒别转过脸不理睬他.他最烦这种人:明明要说却假意客套一下.米尔契瞧了眼他的背影.向高炮司令低声说:“卡姆胡贝尔上将.在场的人中你的资历最长.有什么话尽管讲.”

  “有屁快放.”鲍曼一边系裤带一边在门口喊了一嗓子.他与老将军是同乡.说话可以随便点.何况他从不说军人好话.

  老将军摘下帽子故意露出白发苍苍.字斟句酌:“在所有交战国中.德军高炮防御经验最为丰富.一战结束时签署的《凡尔赛和约》从根本上禁止德国部署高炮.让德国高炮部队的发展存在先天不足.1934年4月.德国将高炮部队划属空军.最初.德军将高炮视为在本土防御敌机空袭的主要武器.在德国被迫卷入西班牙内战……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呢.”老家伙一口一个高炮.满嘴放炮还咬文嚼字.粘粘乎乎像一锅粥.真想扑上去悟住他的嘴.

  老将军丝毫沒受影响.继续叨唠:“基于西班牙内战的实战经验.德军将其高炮部队数量增加了一倍.当战争开始时.德军拥有2600门重型高炮和6700门轻型高炮.它们组成了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地面防空体系.尤其值得一提的是88毫米高炮.这是克虏伯兵工厂的设计师在瑞典的博福斯设计了一种新型88毫米高炮……”

  “直奔主題.”希特勒再次提醒.这位老将军实在是罗嗦.要不是看在他老资格的面子上.他早就把他轰下台了.

  “是啊.既然你的高炮部队是世界第一.为什么让英国美国打得屁滚尿流.连元首都躲避在防空洞里.”米尔契元帅揶揄道.

  老将军冲希特勒笑了笑.朝空军司令瞪了眼.继续慢腾腾地说:“88毫米高炮发射重量为20.3磅的炮弹.膛口速度2600英尺/秒.有效射高26000英尺.而英国的……”

  这次不光是希特勒.大家都不耐烦了.戈培尔挖苦道:“不愧为是空军.尽说空话.要是我的部长们这样汇报工作.我早把他派去当殡仪馆馆长了.让他对着死人罗嗦去.”

  鲍曼对他的这位同乡不仅沒有同情.反而连讽刺带挖苦:“我们哈尔伯施塔特地区的人都挺干脆的.你怎么这么罗嗦.八成是逃荒到我们那里的吧.哈哈.”

  老将军不答应了.梗直脖子争辩:“胡说.我就是在那里生的.从小住在霍尔特默河畔.”

  鲍曼一副如沐春风的表情.继续嘲弄:“我说的不是你.我说你父亲呢.嘿嘿.”

  老将军被惹毛了.反戈一击:“你知道个屁.我上小学时你还在你妈裤裆里呢.我上中学时你用尿和泥玩呢.看在同乡的面子上我不揭你底已经够可以的了.别拉大旗当虎皮.”说得鲍曼半个脸白半个脸红.活像打不出咯的公鸡.

  一阵嘿嘿哈哈之后.希姆莱摘下眼镜.在眼镜上哈了一口气.恶毒地说:“卡姆胡贝尔上将.不是我说你.活了大半辈子了.尽说些有胡子沒牙齿的话.”

  冉妮亚“扑哧”喷出笑來.唾沫星子喷到加兰德脸上.后者一边擦拭脸上的唾沫故意问道:“主席先生.有胡子沒牙齿是什么东西.”

  希姆莱指着冉妮亚的裤裆:“你得问这位女军官.在座的人当中只有她长着那宝贝.”

  满屋子的哄堂大笑.高射炮部队司令一本正经地取下满口的假牙.指着自己的嘴巴说:“说的对.我这就是有胡子沒牙齿.”

  大家使劲擂着桌子疯癫地笑着.鲍曼乐得干脆躺在地上打滚.所有人笑出了眼泪.笑得上气不接下气.笑得肚子疼.偶尔有人放了一个悠长的响屁.屋子里顿时沒了声音..直接笑岔气了.

  米尔契抹着泪水让高射炮司令坐下來.和颜悦色地说:“卡姆胡贝尔上将.这样.你不用发言.元首和我向你提问.你简洁回答就行了.”

  外面秋雨已经停了.一抹阳光从云层间透出來.希特勒站到巨大的窗幕边陷入沉思.德国高射炮部队拥有可恐的力量:到1942年11月底.仅德国本土和西普鲁士拥有25300门重型高炮和33840门轻型高炮.还有不计其数的高射机枪..特别是苏式四联马克沁高射机枪.共有33万人在高炮部队服役.大部分是不愿意在地面部队与自己的同胞面对面厮杀的东方部队.而操纵高射机枪的基本上是女兵.约有一半敌机是高炮部队打下來的.因此.老将军啃哧了半天.他的意见归结为一点:高炮部队扩充一倍.以应付敌机的狂轰滥炸.

  元首对这个异想天开的主意产生了兴趣.踱到老将军跟前俯下身子.标准的屈尊就卑:“老将军.你能确信.高炮部队扩充一倍后.你一定能打退美军的空袭.”

  老将军站起來.被元首摁压到座位上.他只得坐在座位上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:“我保证.”

  老将军猛然站起來.脑袋猝然顶在元首的下巴上.希特勒被顶得一个趔趄.牙齿咬破了舌尖.嘴里咸咸的.

  老冒失鬼气贯长虹地大声回答:“就按昨天说吧.德国共击落了88架敌机.其中一半是我的高炮击落的.照这样计算.如果我的部队扩充一倍.那么所有的敌机都是高射炮击落的.”

  “什么.简直是放屁.那要我们的飞行员干什么.”仿佛一滴水掉进油锅里.大家鼓噪起來.这里都是飞行员出身.连戈林都不答应了.

  年龄问題是老将军的痒痒处.他马上急了眼:“我才64岁零8个月.我的元首.上将军官65退休.我还能干整整4个月啊.”

  元首苦笑着摇头.所有人也忙不迭地跟着摇头.此时.外面传來雷霆万钧的引擎声.大家急忙扑到大玻璃前面.看到几十架美国B17轰炸机每六架编成一个三角队形向越过德奥边境.片刻后响起沉闷的爆炸声.

  “什么.”屋子里一阵骚动.有人不由自主地往门上望过去.仿佛美国的飞机开到了鹰巢.

  希特勒神色大变.连蹦带跳冲到落地玻璃跟前向远方张望.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越跳越快.他不敢往下想了.电脑版手机版

 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http://oosterkade.com/gaopaolian/124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